当前位置:首页 > 网贷文章 > P2P网络借贷平台的成长有哪些不同?
信息披露更全面,网贷投资才安全

网贷文章

P2P网络借贷平台的成长有哪些不同?
发布时间:2017/9/16 浏览次数:74
  P2P网络借贷的成长历程如同一个人的成长,需要经历童年的无知懵懂、少年时期的叛逆冲动,最终走向成熟并勇敢承担起肩负的重任。P2P网络借贷也是如此,每一个成长阶段既有辉煌的骄人业绩,也会面临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甚至会走一些弯路,遭遇坎坷,这都属常态。

  可以预见的结果是,随着P2P网络借贷行业高速增长,其累积的雄厚客户基础和巨大的借贷市场会要求行业在喧嚣之后,逐渐回归理性,自觉进入整合期,找到自身发展的不足并加以改进,实现优胜劣汰,推动行业快速健康发展;国家在扶持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同时,也将出台、完善行业监管政策。届时,一批不正规的PP网络借贷平台将面临出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P2P网络借贷在英美等国发展得有声有色、风生水起,获得巨大成功,完全得益于P2P网络借贷平台仅仅作为单纯的信息中介,负责制定交易规则和提供交易平台,并不负责交易过程及贷后的资金管理,不承担借款人违约带来的资金损失,并且整个借贷交易完全是在互联网上完成。如果不加改造,机械地把这种典型的P2P网络借贷模式移植到中国来,不仅是“水土不服”,甚至能否存活都是一个问题。

  信用环境不同

  P2P网络借贷行业看似是对接借贷双方的平台,实质上经营的是风险和信用。在英美等发达国家,个人信用制度建设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形成了一套科学化、规范化、法制化的信用运行机制,完善的个人信用制度已经成为国家市场经济正常运行的基础。英美等国已经形成以商业性个人信用机构组成的社会征信局为基础机构的国家社会信用管理体系,个人信用不仅包括借款人基本的信用资料,也包括与借款人信用相关的历史资料,比如未偿还债务、信用卡使用、其他金融部门借款以及消费等方面信用信息。

  不管是ZOPA公司,还是LendingClub公司,个人资信评估不仅决定贷款的贷与不贷,而且还是决定贷款利率高低的重要依据。而我国的个人信用体系建设不健全、不完善,个人信用资料匮乏,仅有的一点并不反映个人债权和债务、信用状况的信息资料分散于公安、街道、单位等各部门,而这些部门各自为政,处于封闭状态。

  人民银行组织商业银行建立了个人信用数据库资料。人民银行2005年明确规定:“个人信用报告仅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设立的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等金融机构使用。”而P2P网络借贷公司在电信部门注册登记时,其业务种类定性为“因特网信息服务业务”。因此P2P网络借货平台对借款人审查时,只能凭借有限资料,等于是“盲人摸象”。

  金融市场发展程度不同

  英美等国的金融货币市场,无论是市场规模、市场结构,还是市场自由度、信用工具创新、利率传导机制等,都较为成熟和完善,特别是在上世纪60年代,已经先后完成利率市场化改革。资金利率是由市场总需求与总供给决定,而不是由某人或某个部门决定。城乡居民存款的资金是正回报(高于通货膨胀率),存贷款利差缩小,金融机构间的业务竞争围绕着“用户利益”进行。

  据英国ZOPA公司的资料显示:该公司每月贷款发生额占英国新增贷款总额的1.5%左右,平均借入资金利率为7.2%,平均借出资金利率为5.6%,信用良好的借款人通过ZOPA公司的P2P网络借贷平台可以借到低于银行成本20%的资金,借出方则获得比存款账户更高的收益回报。而我国情况则完全不同,由于长期以来实行严格的利率管制,利率被人为压低到市场利率以下,形成存、贷款为零或负利率(等于或低于通货膨胀率)。

  存款获得的利息收入与借款者所支付的利息成本相对偏低,造成利息负担与收益严重不均。银行彳聚积民众的大量廉价存款资金,然后批发给国有大中型企业,形成事实上“存款用户补贴银行、银行补贴大中型企业”的格局。利率杠杆配置资源的优化引导功能弱化,成了保护大中型企业的保护伞。

  利率不能市场化,不然最大受损者是普通民众,就如同银行理财产品门槛高但收益却不高一样,同时降低了PP网络借贷业务操作空间,导致P2P网络借贷资金成本高。目前P2P网络借贷平台的贷款利率平均在25%左右。

  用户需求不同

  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为满足借款人和投资人双方的需求才出现了P2P网络借贷这种“去中心化”的金融脱媒工具。P2P网络借贷发展到今天,用户需求仍然是P2P网络借贷行业发展的强大驱动力。在P2P网络借贷平台的资金供给(投资人)端,中外用户的需求并没有二样,都在追求资金安全和资金收益;而在P2P网络借贷资金使用(借款人)端,中外用户的差别很大,突出表现在借款人的资金用途不同。借款用途主要指借款人的借款用于解决哪方面的资金需要。

  英美等西方国家由于建立了健全的社会养老、医疗教育保障体系,普通民众过的是“月光族”生活,甚至借贷过日子,基本上没有储蓄投资、蓄钱养老的习惯,更没有闲余资金用在P2P网络借贷平台上理财投资。数据显示,用户从P2P网络借贷平台借入的资金,70%以上的资金用于归还信用卡欠债、购买大型生活用品和结婚消费。而国内民众的消费理念与英美等国民众相比,显得更加保守和务实,特别是农村地区更是难以接受“借贷消费”的理念。

  因此,国内城乡居民存款余额年年增长,居高不下,居民存款率长期稳居世界第一位,大量货币资金滞留在商业银行账户上。由于银行审贷程序严格,满足贷款条件的大中型企业融资需求已非常固定,市场格局整体稳定;而草根创业者和小微企业的单体贷款需求量小、总体需求量大,很难满足银行贷款条件,很少得到银行的贷款支持。在P2P网络借贷平台上的借款人,80%以上是创业者和小微企业,融资主要用途是创业启动资本或企业流动资金,消费贷款占比低于20%。借款流向和使用目的不同,风险度也不同,用于生产经营的资金风险远高于用于生活消费的资金。

  监管政策和力度不同

  即使是在主张市场高度自由化的美国,P2P网络借贷一样需要监管。当然,无非是按照发行债券的要求监管或是按照金融服务方式监管,再或者是按照财富管理方式监管而已。无论如何,P2P网络借贷行业的公开、透明、自律和必要的监管是必需的。P2P网络借贷监管的关键,是既要做到不抑制行业的创新,又能提高新型金融产业的透明度,保护借贷双方的权益并能支持行业健康持续发展。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期间,P2P网络借贷Prosper公司的借款人违约率一度高达35%。美国证监会(SEC)紧急勒令Prosper公司关闭网站,停止营业。直到2009年7月,证监会要求Prosper公司将其出售的所有贷款业务作为证券进行注册,并加大信息公开透明力度,Prosper公司才获准继续营业。自此,美国P2P网络借贷的行业监管及行业自律渐成气候,对整个行业的规范、良性竟争和保护消费者权益起到了促进作用,P2P网络借贷行业的不稳定性风险逐渐减少,更没有出现破产倒闭、关门停业的情况。

  在我国,由于P2P网络借贷行业处于互联网、金融、民间借贷等多个行业的交叉领域,多年来始终处在法律地位不清和没有准入门槛、没有行业标准、没有外部监管的“三无”状态。虽然国内P2P网络借贷平台的数量和借贷规模远超英美等国,但彳行业内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形成高速发展与高风险、高交易额与高成本并存的格局。国内P2P网络借贷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如下。

  (1)法律地位模糊。国内法律制定滞后,到现在还没有给P2P网络借贷公司的市场进行定位,使得P2P网络借贷公司游离于法律的真空地带,加大了行业经营的额外成本并且带来许多不确定性。

  (2)行业监管长期缺失。自从2006年P2P网络借贷进入国内,没有法定的、明确的监管主体。人民银行、银监会、国家工商管理局、工信部都在各自的职权范围内“摸着石头过河”,试行了有限的管理,而实质性的政策监管却“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任由P2P网络借贷公司疯狂地野蛮生长。

  (3)存在一定程度的信用危机。由于法律地位不清、没有行业规范,一些P2P网络借贷公司不计成本地盲目扩张,加上其贷后风险管理能力不足,当公司出现资金运转困难时,极易发生道德风险,出现倒闭、跑路现象,给众多投资者造成真金白银的损失,在一定范围内诱发信用危机。

  可喜的是,近年来人民银行积极推进社会征信体系建设工作,于2015年1月5日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管理公司等8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2015年1月20日,中国银监会宣布机构调整,将原27个部门分拆,合并成立23个部,新增普惠金融工作部,并明确规定,P2P网络借贷归其监管。同时,京东牵手格莱珉银行推进的农村金融也划归普惠金融工作部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