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贷新闻 > 银监会延续强监管 2018或有小银行破产
信息披露更全面,网贷投资才安全

网贷新闻

银监会延续强监管 2018或有小银行破产
发布时间:2018/1/15 浏览次数:276
开年不到半个月,银监会发出第三道监管文件。1月13日晚,银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下称“通知”)、《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意见》(下称“意见”)和《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下称“要点”)。银监会此次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明确了8个重点整治方面,给出了22条工作要点。

突出“监管姓监”

经过2017年的严监管,2018年银监会继续从严治理银行业各种乱象。《通知》指出,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将重点整治问题多的机构、乱象多的区域、风险集中的业务领域,严查案件风险。

“突出‘监管姓监’,将监管重心定位于防范和处置各类金融风险,而不是做大做强银行业,强调对监管履职行为进行问责,严肃监管氛围。”银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注重建立长效机制,弥补监管短板,切实解决产生乱象的体制机制问题。

在具体的操作上,银监会明确了2018年重点整治公司治理不健全、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侵害金融消费者权益等8个方面,每个方面给出若干工作要点。此外,银监会还单独列举了监管履职方面的负面清单。

打击金融“伪创新”

银监会表示,深化整治银行业乱象,要处理好“稳”和“进”的关系、短期化和常态化的关系、合规发展和金融创新的关系、防范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的关系。在“稳”和“进”上,银监会表示,在化解存量风险上求稳,在遏制增量风险上求进,合理把握力度和节奏,预留政策空间,实行新老划断。

在合规发展与金融创新的关系上,银监会指出,“银行业出现的一些乱象,不是创新本身导致,而是部分金融机构以创新之名行套利之实。”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以套利为主要目的的“伪创新”,坚决予以整治和取缔。

在防范金融风险与服务实体经济上,银监会表示,一方面,将同业、理财、表外等业务以及影子银行作为2018年整治重点。另一方面,严查“阳奉阴违”或选择性落实宏观调控政策和监管要求等行为,优化信贷资源配置效率。

延续强监管态势

2018年开年不到半个月,银监会已连续三次发布文件整治银行业乱象。1月5日,银监会发布实施2018年第1号令《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了主要股东的范围、责任和监管,加大了监管部门对于违规股东的惩戒力度。

1月6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2号文”),加强对委托贷款业务的监管等。连续3道文件,银行业强监管力度继续延续。2017年3月底至4月,银监会连续下发文件,启动“三三四十”(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十风险)专项治理。据银监会统计,专项检查共查出问题约5.97万个,涉及金额17.65万亿元。

强监管的同时,伴随着强问责。新京报统计发现,银监会2017年全年罚没金额是2016年的10倍。银监会数据显示,2017年银监系统共处罚机构1877家,处罚责任人员1547名,对270名相关责任人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终身银行业从业和高管任职资格。

“整治银行业乱象今后将成常态。今年仍将违规开展同业业务、理财业务、表外业务作为治理重点。”接近银监会的人士向新京报表示。

■焦点

金融治乱为何连下“重锤”?

“2017年银监会“三三四十”专项治理取得较为明显的效果,但银行业的问题涉及面广、积累时间长,通过半年多时间的整治不可能取得根本性好转,还需要持续的监管。”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银行业有些问题刻不容缓,在治理取得有效成果的基础上还需要继续保持监管上的高压。

连平还表示,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需要特别重视,这一问题也是目前银行业治理中最迫切最重要最复杂的问题。“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风险涉及面广,各个银行或多或少存在这一问题,而且因为结构复杂,各个金融机构之间业务互相交织在一起。这一风险最可能带来全局性风险,也最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中心主任曾刚表示,目前监管层面的制度不完善,存在监管的短板,同时,在执法的层面上也确实存在着很多空白点,银监会此次发文也是逐步夯实去年”三三四十“的整治成效,保障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创造良好的制度基础。

连平同时表示,不能简单地把监管政策理解为金融方面的收紧。此外,此次监管政策很重要的特点是不搞一刀切。在严厉措施之下,对于具体问题的处理还留有一定的缓冲余地和回旋空间,政策具有弹性。这样做,一方面可以严格推进强监管,另一方面又使得行业平稳运行。

公司治理为何放整治领域首位?

《要点》明确了2018年重点整治的8个方面,其中“公司治理不健全”被放在首位,并从股东与股权、履职与考评、从业资质等三个方面作了要求。

在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看来,把公司治理放在八大领域的首位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量。首先,公司治理是现代银行业最重要的方面,2017年开启的“三三四十”等专项整治也是为了约束银行的公司治理;其次,中国银行业规模已经非常巨大,未来将更注重高质量发展,公司治理至关重要。

“2018年银监会发布的‘1号文’就是约束主要股东行为,完善公司治理从而使得银行合规经营的。”何海峰说。他还以广发银行“侨兴债”为例表示,“侨兴债”问题属于公司内控失范的违规经营行为。

连平认为,公司治理不一定是目前银行业最迫切需要治理的乱象。不过,从银监会角度看,最需要对微观金融机构进行监管,而公司治理是微观金融机构中比较高层面的部分。“将这一问题放在首位,或与‘侨兴债’等近年爆发的金融案件有关,这些案件是因公司内部治理上出现问题所致。”

对2018年银行业有啥影响?

在曾刚看来,过去一段时间,银行业经营理念以发展为主,对风险防控和合规有所忽视,导致潜在风险积累。与此同时,银行发展模式步入死胡同。“银行业不断出现的‘资产荒’、‘负债荒’,主要是因为银行想快速实现规模和利润扩张,脱离实体经济需要造成的。监管强化将逐步打消银行过去不切实际的过度扩张取向,树立高质量、可持续的发展理念。从长远发展来看,度过监管强约束的‘阵痛’之后,银行业可以进入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连平表示,因为中小机构此前业务发展较为激进,监管对中小机构影响较大,而一些此前业务较平稳发展的机构面临的压力比较小。2018年可能出现有些小银行处于破产的边缘。出现这种状况不一定是坏事,中小银行经过这一轮冲击后,未来在业务开展上会更谨慎。

■特写

银行人:“伪创新”路子走不通了

13日晚,银监会出台监管文件之后,某股份制银行地方分行副行长张林(化名)的银行同行朋友圈“哀号一片”:“有人说,2018年可以好好抽时间去读个MBA了。”

“前些年银行业乱象太多了,券商、信托、互联网金融人士、各种利益相关人士都从中捞了一杯羹,现在是散场的时候了。”张林说,经过2017年的严监管,本来以为2018年会好一点,“没想到开局之年是连续的大棒,一些总想钻空子的人,幻想再次彻底打破。”

在张林看来,13日晚发布的《通知》是监管政策的百科全书。“以前是时段性的监管,先堵这个口子再堵那个口子。前几天出台的《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堵住了‘伪创新’的最后一个口子,这次出台的文件是监管政策的总纲领,可能一些条款并不特别新鲜,但是监管覆盖面特别广。”

此外,张林认为,在连续的严监管之下,预计银行业将出现明显的分化。

“一直走正道、苦练内功的银行,预计估值会越来越高,未来的路越来越好走。而以前一些走‘伪创新’路子的银行预计将受到很大的冲击,未来的发展之路也越来越艰难。”张林说,金融被强行缩表和洗牌,随着潮水退去,将迎来全新的银行业格局。来源:新京报